你好,今天是
当前类别:首页  女工园地

修习女红
发布时间:2007-03-20   来源:本站原创    浏览人次:37

修习女红

  “女红”对我们来说恍如隔世。“红”读作“gōng”,《辞海》解释它为女子所做的手工,如纺织、编织、缝纫、刺绣、拼布、剪花、浆染等等;由于女红技巧从过去到现在,一般都是由母女或婆媳世代传袭而来,因此又称之为“母亲的艺术”,“唧唧复唧唧,木兰当户织”,就是当时多数女子生活的生动描述。在古代,简单的缝补只能算是“女工”,要称得上“女红”,那指裁剪得有天衣无缝的功夫,既要实用,更求美观,两者融为一体了,就是至臻至美的艺术作品。“十三能织素,十四学裁衣”,东汉长篇叙事诗《孔雀东南飞》中的刘兰芝,堪称女红的高手,巧女的楷模。
  低眉思亲,兰花微翘,蜂嘤蝶绕的花前,雕花镂云的窗下,她们的绣品已无须欣赏,她们的心思也无须探究,单单那种安静与专注,就会让你情不自地赞美:美而脱俗,纤而不弱,雅而秀气,纯而清新。难怪宋人曹缊《绣鸳鸯》诗云:“柴扉花屿接江湖,头白成双得自如。春晚有时描一对,日长销尽绣功夫。”女红所用的工具不过针、线、剪、锥等寻常物什,要想使其达到一定的艺术水准,仅仅依靠手巧是远远不够的,更重要的是需有兰心蕙质。如果没有天赐的灵性,高雅的气质,一般很维描绘出山水的钟灵毓秀和百花的姹紫嫣红,更不消说“绣花能生香,绣鸟能听声,绣虎能奔跑,绣人能传神”的神奇了。
  作为现代女性,修习“女红”更多的是在修习的过程中发现自我、倾注柔情,体悟传统文化内涵带来的愉悦感受,即增加了我们的才艺,又可以把我们修炼得端庄严谨、兰心蕙质、清雅可人。“女红”相对于男人,是道风景;“女红”相对于女人,是种风情。愿这道风景亮丽,愿这种风情长驻。
  打印本页 | 关闭窗口

版权所有:宁波职业技术学院工会委员会   2006.09.04